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元弘免费法律服务中心

元弘 缔造中国法律服务之上善品牌

 
 
 

日志

 
 

广西高院抽查发现三成离婚案件涉家暴  

2015-01-13 16:02:27|  分类: 【法治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西高院抽查发现三成离婚案件涉家暴

  法制网记者 莫小松 马艳

 

  家庭暴力,特别是针对妇女、儿童和老人等弱势群体的家庭暴力是一个普遍存在的国际问题。在我国,家庭暴力行为也在日趋增多,严重侵犯了家庭成员的合法权益,影响社会的安定。1月12日,广西高级人民法院通报广西法院审理婚姻家庭案件中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调研情况,并对去年10月制定下发的《关于适用人身安全保护裁定问题的解答》进行详细解读。

  三成离婚案件涉及家暴

  为了掌握反家庭暴力案件审判的基本态势,广西高院民一庭通过随机抽取100件婚姻家庭案件和召开座谈会的方式开展调研。

  广西高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何艳斌介绍说,从随机抽取的100件婚姻家庭纠纷案件看,原告以遭受家庭暴力起诉离婚的案件有30件,其中有28件经法院审理确认。通过对近年来广西女性所犯故意伤害和杀人罪的原因分析,其中不少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因不堪忍受家暴最终以暴制暴走上犯罪道路。

  根据调查,家庭暴力施暴者多为男性,发生家庭暴力的28件案件中,全都为男方施暴。而且多为女方提起离婚。施暴者年龄段多为30-50岁,文化程度普遍较低,以农民居多。

  施暴者施暴的对象主要为自己的配偶,少数还包括子女及配偶的父母。暴力形式多为殴打、辱骂等,也有主张遭受虐待,未见有主张性暴力或冷暴力的纠纷。受害者在遭遇家庭暴力后肉体和精神都出现了难以抚平的创伤,人身权利遭到严重侵害。

  家庭暴力为何频频发生?广西高院民一庭分析认为,虽然“男女平等”已是我国的基本国策,但一些男性“男尊女卑”等传统夫权思想严重,认为丈夫应该控制妻子的一切,稍不如意,妻子就成为丈夫出气泄欲的暴力对象。传统观念将打骂妻子视为丈夫的权利和正当行为,这一点在农村地区和城镇低收入家庭的表现尤为突出。

  与男性相比,女性仍属于低收入群体。在农村,大部分妇女普遍都缺少甚至没有经济来源,致使其过分依赖在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丈夫。妇女在经济上没有独立性,在受到丈夫的暴力时只能忍气吞声。一些女性甚至被丈夫视为生活上的累赘,成为丈夫随心所欲的施暴对象。

  此外,公民法律意识淡薄,且现行法律也尚无配套的比较完善的预防制止家庭暴力的措施,缺乏执法监督制度。许多公民都没有意识到家庭暴力是侵权行为,是违法行为,家庭暴力往往被人们忽视或被认为是家庭内部私事而不受重视。

  法院直接认定构成家暴案件少

  目前,在审理涉及家庭暴力的离婚纠纷时,法院即使判决离婚,但直接认定构成家庭暴力的案件数量很少,对当事人基于家庭暴力提出的相关诉请支持率也相对较低。

  “谁主张,谁举证”是一般民事案件的证据规则。尽管法院在审理涉家庭暴力案件时对举证责任的分配采取对受害人从宽的原则,但有不少受害人存在举证难的问题。

  家庭暴力行为一般较为隐蔽且具有偶发性。受害人普遍存在仅有个人陈述而无其他书面证据佐证的问题。即使有证据提交,一般也仅限于受害人家庭成员的证人证言、报警记录、社区妇联的投诉举报、医院病历等,但这些证据一般较为零碎,证明力低且彼此间缺乏关联性,难以形成证据链,在施暴方否认的情况下,法院缺乏足够依据认定存在家庭暴力。

  此外,按现行法律规定,因家庭暴力导致离婚方可请求损害赔偿,这一证明标准在实践中较难达到,主张方不仅要证实有家庭暴力存在,同时还要证实确因家庭暴力导致感情破裂,对主张方的举证责任有较高要求,对法官的裁量能力也是不小的考验。

  当前,我国并无专门的法律来约束家庭暴力行为。而《宪法》、《婚姻法》、《妇女权益保障法》、《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对家庭暴力的规定则较为笼统,可操作性不强。

  立法的不完善,势必带来司法、执法上于法无据的困境。依据现行的法律法规,对于正在进行的家庭暴力行为或者持续发生的家庭暴力行为难以及时、有效干预,施暴者的行为没有及时得到制止,受害人的人身安全也没有获得强有力的保障,家庭暴力的法律救助很难收到实效。

  受害人申请人身保护裁定较少

  调查发现,受害人单独就家庭暴力行为来法院主张权利的不多,即使陈述了家庭暴力的事实,也不愿意申请人身保护裁定。受害人一般会采取报警、到社区或妇联求助、到施暴者单位投诉或告知亲友等救助措施。

  法院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受害人不太了解人身安全保护裁定的相关规定,对人身安全保护裁定能否给自己带来安全感持怀疑态度。部分受害者在诉讼到法院时,已经采取相应的分居等“躲避保护”措施,远离施暴者。此外,部分当事人希望达到尽快离婚的目的,不愿提出该申请,也有的因为不能提供有力的证据而难以申请成功。

  2013年9月17日,南宁市西乡塘区人民法院发出南宁首份人身安全保护裁定。该案发出保护裁令的条件是:审查申请人提交的相关证据,如其提交了多次报警记录等。

  法院在作出了该裁定后,仍然遇到了一些问题,如:被申请人在签收了人身保护裁令后,表示该裁令严重影响其在单位中的声誉,意见极大。而申请人在得到法院发出的人身保护裁令后,亦多次向法院反映被申请人仍在不时威胁其人身安全,要求法院给予贴身保护等。

  由于该案在受理不久后即经审理判决离婚,双方当事人未上诉,法院尚未就被申请人是否违反保护裁令,以及如何处理违反保护裁定的问题作进一步处理。

  2014年10月,广西制定下发《关于适用人身安全保护裁定问题的解答》,“人身保护令”门槛降低。

  广西高院民一庭庭长林立介绍说,对人身安全保护裁定的证据审查标准,要低于对家庭暴力事实认定的标准。只要申请人提供的初步证据足以使法官内心确信,其可能遭受家庭暴力危险的,即可批准申请,发出人身安全保护裁定。

  林立提醒说,当事人要注重保存证据,伤情照片、报警证明、证人证言、病历、法医鉴定、社会机构的相关记录或证明、加害人保证书、加害人带有威胁内容的手机短信等均可向法院提交,作为遭受家暴及威胁的证据。法院在接到人身安全保护申请后,将在48小时内作出是否准许的裁定。

  防治家暴需完善社会联动机制

  反家暴工作是一项社会工程,单单依靠法院之力难以达到。

  法院在调研中发现,有为数不少的司法执法人员对家庭暴力还存在着模糊甚至是错误的认识,认为家庭暴力是夫妻之间的私事,一般不愿插手管,造成很多受暴妇女向之求助,却得不到救助。

  社区、街道与妇联是家庭暴力受害人寻求社会救助的最直接、最常见的方式,但是这些机构提供的帮助服务比较有限,在对受害者心理情绪及生活环境的关注中无法彻底解决家暴问题。

  公安机关是家庭暴力受害人在寻求法律救济途径的重要依托,但在接到家暴受害人报警后,多以现场进行批评教育的方式劝和,直到出现人身重大伤害的严重后果时才予以立案,不能较好的保护受害人的权益。

  当前,我国针对家庭暴力的社会救助与法律救济间的联动合作较少,其他的一些社会机构,如医院、学校等,也未能参与到反家暴这项社会系统工程中。

  广西高院新出台的《解答》明确规定,为了有效制止家庭暴力,法院在发出人身安全保护裁定时将抄送辖区公安机关、村(居)委会或当事人单位等有助于裁定执行的其他相关组织,共同监督被申请人履行裁定保护申请人的人身安全。对拒不执行裁定且情节严重的,可由人民法院向公安机关移送侦查,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广西高院民一庭呼吁,防治家庭暴力必须将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司法行政部门、福利机构、妇联、村( 居)委会、社区、医院、科研机构等相关部门的社会力量进行整合,各部门之间要分工明确、相互配合与协作,做到“发生之前预防,发生之后治理”,能在各阶段为受害者提供多渠道的支持与保护。

  法制网南宁1月13日电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